某日,武大郎卖完炊饼回屋,见潘金莲和西门庆在床上巫山云雨,大怒。
武大郎说:西门小儿,潘金莲是我老婆,我有结婚证书为凭!你上她干甚?

西门庆回应:潘金莲是我老婆,否则她怎么会在我床上?

武大郎抄起擀面棍:TMD,今我算遇上无赖了
西门庆抽出杀猪刀:我也操,大爷我今看上潘金莲了,你能奈我何?
双方僵持了一段时间……
武大郎说:西门兄,我们不要为个女人争来争去了。兄弟如手足,老婆如衣服嘛。我有个提议,美女是稀缺资源。对潘金莲这女人,今后我们就“共同开发”吧。
西门庆说:就是就是,大郎兄你总算想明白了。老婆算什么?共用,共用。今后我们“两家亲善,世代友好”。
武大郎说:西门兄,我要强调一点,共用归共用,不过潘金莲的“所有权”和“主权”还是我的,名义上,她还是我老婆,只是由你参股,实际上你多开发一些就多开发一些。
西门庆说:没问题,随你便。反正我要的是“使用权”和“开发权”。
事件传开以后,武松和运哥儿这些贲靑对协议强烈不满,王婆劝武松说:你大郎哥哥高明,他是在下一盘很大很大的棋.....
日志分类:犬吠之言, 转载的东西
日志标签:
日志链接: 你可以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。 | +复制链接
【上一篇】
【下一篇】

发表评论